甘孜大渡河边比特币矿场涉嫌违建?当地正展开专项清理

  封面新闻记者 田雪皎 陈远扬 摄影报道

  5月28日,四川甘孜康定市,进入丰水期的大渡河,水流湍急,水声隆隆。大渡河边电站内,“沉睡”了半年的比特币“矿场”开机重启。

甘孜大渡河边比特币矿场涉嫌违建?当地正展开专项清理

  一位资深“挖矿”玩家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为就近向电站购电,

  这些“矿场”的厂房没有环评、未经报建,涉嫌违法搭建,一些厂房甚至搭建在河堤上。

  玩家的投诉得到了回应。康定市发改委称,此前确实未收到比特币挖矿厂房相关项目的报批;康定市经信局则称,并未收到比特币及大数据相关企业的报备;康定市国土资源局表示,5月27日起,康定市多部门成立了工作组,正对大渡河上比特币挖矿进行摸底,然后对违规行为进行清理。

甘孜大渡河边比特币矿场涉嫌违建?当地正展开专项清理

  玩家揭秘:

  为便宜购电 矿场涉嫌违法搭建

  5月28日,比特币攀上了8903美元(约6.1万人民币),是2019年以来的又一个新高。

  资深“挖矿”玩家小武(化名)说,虽然他不炒比特币,但作为一名拥有数千台“矿机”的他,十分关注比特币行情。今年4月30日开始,比特币就开启了上涨行情,从5000多美元一路上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连续突破6000、7000、8000美元大关,一度逼近9000美元。

  “这让挖矿的人越来越多。”小武说,虽然中国关闭了比特币交易平台,认定为非法交易,但是对于比特币挖矿的态度并未明确。正因为如此,全球70%的比特币产自中国,而中国70%的矿产在四川,特别是水电充足的大渡河流域。

  中国的矿场往往选址于较偏远且电力发达、电费较低的地方,如新疆、云南、内蒙古、四川等地区。而行业里流传的一句话是:四川,已成为比特币的天然“矿都”。

  小武说,比特币挖矿,其实就是一种运算,计算机24小时不停,成千上万计算机组成一个“矿池”,都围绕一个公式进行计算,计算成功便获得一枚比特币。“一天最多能挖十多个比特币。即使挖矿的收益极高,但将近50%的收益都要用于支付电费,所以矿场看中了电站的直供电。”

  小武透露,因为电站直供电不用并入国家电网,所以费用很低,很多矿场便直接建在了电站内或者附近,并自己修建变电站,“下了高速上国道,下了国道转省道,出了省道上县道,矿场就建在这样的深山里。”

  “因为是比特币挖矿,厂房无法立项,也没有环评和报建,涉嫌违法搭建,电站直接售电也有违电力法。”小武说,这是目前大多数矿场的现状,矿场离电站越近越省钱。

甘孜大渡河边比特币矿场涉嫌违建?当地正展开专项清理

  现场走访

  厂房搭建在河堤 全国各地矿机运往深山

  5月28日,封面新闻记者前往大渡河甘孜州康定市流域,出姑咱镇往丹巴县方向,中国大唐下属金康水电站,两侧立起黑色的钢架房,小武看了一眼便断定是“矿场”。

  金康水电站的门卫介绍,这些确实是挖矿的厂房,修建于2017年,2018年投入使用,与电站是独立运行的,“厂房是外面的公司自己修的,土地也是他们自己平整的。”

  最矮的厂房在大渡河堤上,离河面仅数米,有新建的水泥围墙与电站的办公用房隔离,与发电站一墙之隔的变压器机组连接厂房。

  从金康电站后面的长河坝电站隧道进入,河边另有4栋3层的厂房。守住隧道入口的保安介绍,这里的厂房已经开始挖矿,守厂房的人可以将外面的“客户”接进去参观。

  进入厂房,电站发电排放的水雾洒进来,工作人员戏称:“这是天然冷却水淋。”

  “矿场”里楼房的墙上装着一个个高速运转的大风扇,厂房内风扇前摆着密密麻麻的矿机,一些空置的机位前,多名工人正在忙着安装机器。

甘孜大渡河边比特币矿场涉嫌违建?当地正展开专项清理

  工作人员介绍,厂房有湖南株洲的企业投资修建,里面已经摆放3万多台矿机,全部放满有5万多台,“我们只接收S9以上的机型,电价跟公司负责人谈。”

  小武说,S9矿机是目前较新的矿机,特点是运算速度更快,根据工作人员介绍,这个“矿场”一年的耗电量超过5亿度,“根据业内行情,电价应该是2角8分左右,不会高于3角。”

  据工作人员介绍,这里的矿机来自全国各地,多为四川、湖南、江苏、深圳等地,机主将自己的矿机托管在矿场,他们缴纳完电费、机位费、保证金等,就等着出币。

  “丰水期,矿机就陆续回到四川。”小武说,挖矿像候鸟一样,冬天迁往内蒙古、新疆,夏天回到电价更低的四川、云南。

  一位“矿场主”透露,因为与电站供电协议签署较慢,修建厂房无法先走环评和报建程序,“这在大渡河流域十分普遍,修好之后想办法补手续。”

甘孜大渡河边比特币矿场涉嫌违建?当地正展开专项清理

  部门回应:

  确实存在违规现象 已成立工作组进行摸底

  就走访金康水电站存在的现象,封面新闻记者向康定市生态环境局求证,该局执法大队相关负责人表示,金康水电站有相关环评备案。

  据悉,金康水电站修建于20多年前,厂房修建于2017年,是否需要重新环评?上述负责人解释称,目前厂房已经修建完毕,违建应由住建部门监管,“我们只监管他们的违法行为,他们没有排污、排废渣进河道等违法行为,我们也无法查处。”

  随后,康定市住建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监管范围为规划内的建设用地,水电站主管部门为发改委。

  康定市发改委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应称,他们只对在建项目进行审批和监管,“我们没有接到过比特币挖矿相关项目报批,我们辖区内所有水电站目前没有在建项目,如果违建则由国土部门监管。”

  康定市国土资源局相关负责人说,目前已接到部分乡镇反应,确实有涉嫌违规搭建比特币挖矿厂房的情况,目前由经信局牵头成立了工作组,正在进行摸底,清理完后会作出处理,“如果在电站批准用地范围内,有合法手续,电站进行租赁,就用核准用途是否合法;如果在规划范围外,属于未批先建,就要处理。”

  “目前还在摸排阶段,整体情况还无法作出说明。”上述负责人说,经信局牵头的工作组还在调查,电站是否违规售电。

  5月28日,康定市经信局相关负责人则称,甘孜州不允许比特币挖矿,他们目前也未受到相关项目的备案,“如果招商引资里面有比特币是不允许的,大数据项目我们也要进行数据调查,然后做决定。”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甘孜大渡河边比特币矿场涉嫌违建?当地正展开专项清理

原创文章,作者:酷毙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ailybtc.cn/%e7%94%98%e5%ad%9c%e5%a4%a7%e6%b8%a1%e6%b2%b3%e8%be%b9%e6%af%94%e7%89%b9%e5%b8%81%e7%9f%bf%e5%9c%ba%e6%b6%89%e5%ab%8c%e8%bf%9d%e5%bb%ba%ef%bc%9f%e5%bd%93%e5%9c%b0%e6%ad%a3%e5%b1%95%e5%bc%80%e4%b8%9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