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Web3.0是一场概念的游戏

Polygon正在招聘工作场所和员工活动负责人

概述 Polygon 是以太坊扩展和基础设施开发的领先平台。 其不断增长的产品套件使开发人员可以轻松访问所有主要的扩展和基础设施解决方案:L2 解决方案(ZK Rollups 和 Optimistic Rollups)、侧链、混合解决方案、独立链和企业链、数据…

没有好问题,就没有好答案。

 为什么有人说,Web3.0是一个伪概念?

 为什么互联网大佬们给出的 Web3.0 定义差异巨大?

 为什么基于区块链的 Web3 概念得到了更多拥护者?

 在理想的Web3定义和现实之间存在哪些鸿沟?

为什么Web3.0是一场概念的游戏
作者郭海惟
邮箱[email protected]
今天奉上的专栏文章,是一个系列评述中的第一篇。
我们给这个系列命名为《论赛博资本主义的诞生》。它由三个不同的篇章构成,分别就web3符号意义、赛博资本主义的框架构想、以及web3的当下与未来进行一些探讨。
在这个系列中,我们将讨论:
  • 为什么说目前的web3是一个“伪概念”,以技术为名的社会政治哲学将如何阻碍技术和社会的发展;

  • web3将如何成为一个庞大的资本主义流通网络,并用科技主义和原始资本主义精神,打造出一个超级资本主义的蓝图。

  • 最后,我们又为什么要在科技发展中放下“主义”,回归到科技发展生产力的本身。

这篇组稿或许有幸成为中文互联网文本世界中,第一个真正用类似的社会科学视角去看待这场web3.0事件的文章。
以下为首篇文章的正文
为什么Web3.0是一场概念的游戏

图源:unsplash
如你所见,web3正在将世界卷入一场疯狂的“货币错配”运动中。
在2022年,有超过230万人相信仅仅通过一双StepN魔鞋的加持,“跑步”这项行为可以直接落袋成自己的收入。其中一些斥巨资的“装备优秀”玩家,凭借“跑步”单天的收入可以过万——这相当于这个星球最贫困国家10年人均GDP的总和。
而StepN的成功,却仅仅是狂热web3金融世界的一个缩影。
在几乎没有任何价值锚点的情况下,比特币的价格从0一度涨到近7万美元一个,总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trillion for nothing的资产。而加密货币的总市值则一度超过3万亿美元,几乎可以打包买下今天全亚洲所有(含未上市)的互联网公司。
这大概会是一个人类历史上绕不开的货币现象,一个即便马克思在世也会惊叹的“资本主义奇迹”。它是如此既庞大又诡异,涌动着巨大的货币能量却尚未创造任何传统意义上的生产力价值。
我们很难用一句话说清楚这种数以万倍的“货币错配”。一方面,我们确乎可以看到这种“狂热行为”和“动人故事”背后的那些近乎“蒙昧主义”的资本主义特征——冒险、投机、剥削、内卷与异化;另一方面,这种蒙昧资本主义的特征又被加上了“科技主义”的标签,为这种野蛮套上了一种“进步”、“革命性”、“历史必然性”的时装。
我们将这种资本与科技结合的故事,称之为“赛博资本主义”,并希望为这种骚动寻找一个答案。而本篇文章即《论赛博资本主义的诞生》的第一章节:
web3,一个概念游戏。

web3.0:人类历史的无趣必然

我们生活在一个意义建构的世界(Man lives in a world of meaning)——G. H.米德
2004年,一位名叫Dale Dougherty的人在会议上推广了一个现在广为人知的概念——web1.0与web2.0。相比于web1.0像广播一样单向度传递信息的门户网站模式,web2.0自诩为是一种重视内容交互的网站设计形态。用户在web2.0的网站中,可以上传和制作内容。
这个将web序列号化的定义方式,在这次会议后得到了很多从业者的追捧。尤其对一些新的创业者来说,web2.0是一个很好的界定自己商业模式时代的话术。彼时2000年初互联网泡沫的情景还让华尔街记忆犹新,类似web2.0概念的出现,可以帮助人们更新对互联网新商业模式的想象力。
所以与其说Dougherty推广了web2.0的概念,不如说它实际上推广了一种web序列化的明明方式。而这种给web添加序号的话术模式,其实本身传递出了硅谷潜意识里的“技术主义”假设:
(1)人类的web技术会永不停息地迭代发展下去;
(2)这种迭代的方式是以跨越式的革命性面貌呈现;
现在,“编序号”基本就成为了IT界搞行销的一个通行套路。无论是智能手机、技术路线、商业模式大家都喜欢往上贴一个按顺序的编号,无形之中传递出的也是类似的技术价值。
Dougherty不知道的是,它这样的行销话术发明,无意间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的魔盒”。
既然有web1.0和2.0,那么就应该有web3.0。而且随着web2.0概念过去的时间越久、互联网红利的热潮褪色越快,人们对于“何为web3.0”的探讨就越感兴趣。
因为人们相信互联网会不断有革命,每一次革命都会引发新的财富分配。而随着革命形态的跨越式地变化,财富分配的等级也会几何式地膨胀——就像2.0之于1.0所发生的那样
从这个角度来说,web3.0的出现就是一种人类历史上无趣的必然,它是一种符合人类“认知美学”的一个顺其自然却并不严谨的问题。从web2.0诞生的那一刻,Web3.0作为一个“词语概念”,就实际上已经诞生了(就像当web3.0还尚未成功的今天,web5.0的概念就已经出世一样)。
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web3.0就成为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在web2.0流行后的不到18个月时间内,就已经有很多人迫不及待地正式组织关于web3.0讨论的论坛。许多知名企业家和学者,都在类似web3.0的论坛上,试图对未来做出属于自己的预言。你甚至可以看到这种“预言”背后,其实夹带了很多自己的“私货”。
● 如时任谷歌CEO的埃里克·施密特对web3.0的预言是:
“拼凑在一起的应用程序,主要特征:应用相对较小、数据处于网络中、可以在任何设备上运行(PC或者手机)、速度非常快并能有很多自订功能、像病毒一样地扩散(社交网络、电子邮件等)”
这听起来就很像是安卓系统一直进化的方向。
● 再如奈飞创始人哈斯廷斯对web3.0的预言则是:
Web 1.0是拨号上网,50K平均带宽Web 2.01M平均带宽Web 3.0就该是10M带宽,全影像的网络。
不过现在千兆宽带都已经稀松平常了,但奈飞的带宽焦虑依然没有解决。最近唯一能“宽慰”这段预言的,大概就是罗永浩终于开始做AR了。
为什么Web3.0是一场概念的游戏

奈飞早期时的哈斯廷斯,对带宽难题的“解决方案”是邮寄光盘|图源:网络
你看,web3是一个筐,不同行业的大佬都把自己的畅想往里面装。
但web3与web2却有着本质性的区别。
首先,web1.0、2.0的本质是对于正在发生事情的一种解释,而web3注定是一种“先验式”的预言
严谨地说,在2004年web2.0被广为人知的时候,web2.0所讲述的技术现象已经存在了七八年的时间。至少在1997年,Jorn Barger就成立一家叫做robotwisdom.com的博客网站,并正式使用了“weblog”名词。
而等到2004年的时候,像维基百科、谷歌这样的服务商,早已经成为了互联网的中流砥柱。而在中国,博客大巴、博客中国这样的网站,也已经很流行的。
这些新生事物,都不是因为web2.0这个概念才诞生的。相反,web2.0以略微带有一点迎合意味的姿态,“事后诸葛亮地”解释了他们的诞生。
但当人们最初热衷于讨论“何为web3.0”的时候,却成为了一种话语权的争夺战,陷入了一种漫无边际地讨论。
其次,web3话语权的争夺战中呈现出一种明显的“非主流”特性。
虽然大公司的舵手们都尝试提出过自己的畅想,但显然这些都止于论坛间的闲谈。在Meta之前,也没有哪一家成熟的互联网公司,正式将web3作为自己的发展定位方向的。
毕竟一家成熟站位的公司,都更希望强调自己的愿景和定位:
奈飞希望自己是一个最好的流媒体公司,苹果希望知道自己是最佳的智能硬件公司。这些简单清晰的定位,可以帮助他们获得竞争优势;使用一些莫名其妙的新词儿,只会抬高自己业务的理解成本。因此,相比于技术概念,技术本身的竞争对于这些公司来说更重要。
但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新的概念意味着挑战大公司、获得融资款的捷径。
最近一个颇为出圈的小视频可疑说明,在当时各个不同主体对于web3.0这样新概念的态度:
在2007年《赢在中国》栏目视频中,有一名台湾创业者李宗恩带着一个自称是“web3.0”的互联网项目,向马云、熊晓鸽、史玉柱在节目中进行路演。
● 李宗恩想要一个新的革命性概念圈钱当他抛出web3这个名词的时候,马云等人都调整坐姿、身体微倾,聚精会神地听;
● 但其实李宗恩的web3项目,就是利用内容形态和算法创新,做所谓的“洗脑式广告”,类似于今天的小红书——显然难以在2007年落地成功;
● 企业家们纷纷觉得这是扯淡,脑白金老板史玉柱更是当场表示这不就是自己玩剩下的;
● 马云全场输出情绪最饱满的时候,其实反驳李宗恩说阿里巴巴的网站本质是web1.0——“对客户有用的话,哪怕web-0.1又何妨。”
● 最后李宗恩也没有拿到钱,目前已经转型成为了一名中医;
为什么Web3.0是一场概念的游戏

图源:网络

为什么迟迟没有“web3.0”

如果我们仔细回看刚才陈述的古早时期web3.0历史,会发现古早web3.0的概念争夺中总有一些让人困惑的地方:
首先,大家对于web3的畅想分歧过于大。他们看似都在描述未来的IT技术发展,但又似乎都不是在说同一件事情。
其次,web2.0被提出的原点是2004年,那么从2004年到2022年,人类的IT事业经历了许多非常深刻的发展。而这种发展的级别,其实是超过1990年到2004年的技术跨越的。
  • 我们拥有了基于多终端的操作系统(像施密特所说的那样);

  • 我们的通讯从2G迁移到5G(大概百倍于哈斯廷斯说的那样);

  • 我们拥有了基于信息流和算法的媒体革命(不太像是李宗恩吹的那样);

  • 更不用说,我们的移动智能终端的普及、云计算为主的去服务器化的IT算力方式等。

总而言之,我们已经有了超过Dougherty那代人想象的IT世界,其中是一些架构底层的彻底颠覆。
但这些堪称伟大的技术成就,没有一个获得了web3.0的桂冠。换句话说,如果按照“web序列论”的角度,我们与2004年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我们都还是在web2.0时代。
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人类的IT进入到一种“技术大停滞”时代了吗?
仔细思考这种技术之间的错配,可能会稍显滑稽。毕竟web2.0对web1.0革命的定义,大概就是做了个博客、搭建了一个百科。依靠几个人,在车库里鼓捣了一个交互不太一样的网站,仅此而已。
·难道连iPhone这样“人类义肢”横空出世,都无法企及博客的发明吗?
·算法与信息流的诞生,无法与谷歌阅读器哪怕相互比较吗?
·投入几千亿研发成本的5G技术,无法与ICQ的变革性相比吗?
云计算这样的颠覆级产业,在web序列的叙事中,甚至找不到自己准确的位置。web序列论”眼里在博客流行后,以前只能用来看雅虎门户的DOS老爷机,在时代意义上进步了一整代;但它却与搭载了M2芯片和MacOS的Mac电脑是同一代产品。
为什么我们对web2的概念这么友好,对于web3的叙事却这么苛刻呢?
为什么Web3.0是一场概念的游戏

图源:网络
其实原因很简单:web1.0到web2.0的本质是一个被包装成“技术概念”的“哲学概念”
Web1.0与2.0的精巧之处在于,它的核心是讲述的网络与人的关系
web1.0是网络对用户的信息单向流动为主,而web2.0则是二者的双向互动。
这其实也没啥新鲜的。web2.0最早的提出者Jorn Barger本身其实就是一个交互设计师。他既不是技术层面的大牛学者、更不是一个有前瞻性的技术历史学家,当他提出这个概念的初衷,就是聊web设计理念的。
没错,它甚至跟IT技术都没什么关系,就是一个纯粹从字面意思出发就可以理解的web(网页)2.0理念。
Jorn Barger忠实地记录了,他对当时网站该如何做的运营思路,但却给这个思路起了一个很酷的名字,web2.0。这样的命名方式,给他的后人带来了“无尽的痛苦”。
由于web2.0和1.0,在哲学层面已经事实性概括了网络与人的所有交互关系了。我们很难从信息单向流动、信息双向流动之外,提出第三种流动方式了。在人与非人之间,在我们可预见的未来之中,几乎不可能插入第三者了——难道是人机融合吗?
我们哪怕依靠单纯的头脑风暴,也难以在这样高度精炼的哲学关系中,提炼出第三个维度。
所以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大佬们提出的所谓web3.0,大致都是web2.0的进阶:
无论是算法更懂人、成像方式更酷炫、设备交互更流程,本质依然都是人与设备的交互。有些人尝试换一个主体,比如机器-机器的交互。当然这是扯淡了,首先这就已经不是web了,其次人类对物联网的尝试也不比互联网短太多。
你可以说,这种web2.0的定义从根本上就是有Bug的,它在一开始就不应该被“序列化”。
我们从一开始掉进了一个不由自主、却极致荒诞的逻辑陷阱里:
  • “技术主义”让我们觉得技术是无限发展的,所以我们爱上了给技术“编号”,那web也自然需要一个编号;

  • web是一个“大词儿”,所以要一个很宏大的、符合人类“美学算法”的概念,才能匹配它的力量感;

  • IT力量的发展,让web这个词的常用外延也发生了变化,它从一种更多被指代网页形态的语境,发展成了一种指代“世界观”的语境。

但诱人的技术前景、狂热的技术主义、人类对“序号美学”的强迫症,让人们对这种本来就是两分法的哲学概念,不断地去寻找3.0、4.0的理论可能性。
为什么Web3.0是一场概念的游戏

图源:Dale Dougherty|图源:myoops.org

横空出世的“区块链web3”

如上文所说,将“web序列化”本身是没有什么必要的逻辑错误。没有web3的概念,人类也取得了IT技术的大发展。而探索web3的野心家们,原本也应该像绕圈的蚂蚁一样,永远就这么没有结果地转下去。
但在2014年,这个有着巨大逻辑漏洞的“web序列悖论”居然被真的“解开”了。
这个概念最早由“以太坊”联创加文·伍德提出,随后迅速成为了全球web3的“官方”打开方式。区块链是如何做到这件“不可能”的事情呢?
目前对于这种web3.0最公认的陈述版本,来自于研究员Eshita。
她看来:Web1.0的特征是“可读”(read);Web2.0的特征是“可读+可写”(read+write);Web3.0的特征则是“可读+可写+拥有”(read+write+own)。
这是一入眼就感觉很高级的表达。
首先,在陈述方式上,它保持了“web序列论”中“内容”与“人”的交互方式的叙事传统。这样像谷歌前CEO施密特那样的技术讨论视角就真正灰飞烟灭了。
此外,也延续了从web1.0到web2.0叙事中,那种很强的、简洁的优美感受,让人读起来就有一种隐秘的力量感。成功隐藏了互联网能量对社会的吞噬感,反而让人有一种很人的力量在互联网中无限延伸的感觉,进而不自觉地就挑动了读者对自由意志向往的情绪。
所以,它看似成功地解决了web2.0之后的逻辑困境让3.0与1.0、2.0看似成为了一个有机的整体。
理所应当地,这个表达成为了整个IT技术圈内最流行的表达,并在情绪和传播力上都达到了很好的效果。
为什么Web3.0是一场概念的游戏

研究员Eshita |图源:《the org》
那么,历史被开创了吗?
先等一等。其实只要熟悉社会科学的人,稍加仔细甄别就可以发现,“可读”、“可写”与“拥有”,其实是完全不同维度的概念。
可读、可写,其实是人与内容的交互关系。它们是可以被记录和落实的、实实在在的行为。试想如果硬盘可以永存,它会变成一种永久可观测的客观事实,永远地存在于宇宙当中。
但“拥有”的本质是一种社会契约关系,它的本质是一种人类对于分配的共识”,是一种人类社会的意识形态。更进一步说,“拥有”甚至代表的是一种实际的权力关系。
比如人对物的排他性权力——我家的房子只能我住,其他人不能侵犯,这是一种社会共识。
它也可能是人对人的权力关系——比如,有钱人可以通过货币购买穷人的劳动时间。如果钱的分配体系本身严重缺乏公正性,那这种购买就可以被理解为一种“剥削”。
可读、可写是一种客观事实,而拥有是一种社会意识形态。将三者并列起来,就好比是将牛肉、猪肉和鱼香肉丝相提并论一样奇怪。
如果Eshita老老实实地写,从web1.0到3.0的发展轨迹是,可读、可写、去中心化。那人们就会自然而然地怀疑,这三者其实未必是一种递进关系。
而普通人之所以第一印象感受不到这种差异,是因为我们已经默认了私有制这类长期存在社会价值观,将这些类似理念视作空气。最终,我们将这种外部视角内化成为了我们思维中的内部观点。
为什么Web3.0是一场概念的游戏

卡尔·马克思 图源:网络
所以Eshita理论的本质,其实是在web2的两个维度之外,发明了一个新的独属于人类社会的意识形态维度,并希望通过一种技术手段的方式让这种意识形态“客观化”。
这再次证明了,“web序列化”的本质就是一种“哲学概念”和“逻辑游戏”。因此,在这种游戏中只有抽象才可以延续抽象。
但技术只能“保卫”意识形态,却是不可能将一个意识形态代码化、客观化的。这反应在web3身上,就是“可拥有”这个叙事概念会比“可读”、“可写”这些概念要脆弱得多。
首先,区块链本身可以降低防盗的风险,但它却并不是一个超级防盗技术,更不是一个脱离现实世界兑付能力的权力中心,它只是能做到去中心化而已——就像你兜里的纸币一样。
但由于web3背后“可拥有”的概念过于深入人心,所以网友们甚至会惊讶于周杰伦的NFT居然会被盗,然后将它送上微博热搜。
而类似“周杰伦NFT被盗”只是一个开始。只要web3将“可拥有”作为卖点那么就必然会越来越频繁地、持续地挑战普通大众对于“可拥有”这件事情上的理解:
● 原来,“拥有的基础,其实是你能准确记住账号和密码。如果你不幸忘记密码,你就会失去你的所有物;
● 黑客可以更一劳永逸地从周杰伦们的钱包里带走天价资产,而警察对此无能为力;
● 电信诈骗的效果也一样,勒索犯罪和洗钱犯罪的效果更佳;
此外,token流动本身就会按照交易次数、永无止尽地吞噬掉流动中的代币
而矿工正在以不亚于数据中心的存在方式,成为流动的底层必需品。而你的资产根本无法离开这个体系生存。
到最后连去中心化也成为了可能某种“谎言”,财产只是从依赖一个“中心化”的信用机构,转而依赖一种“去中心化”的体系而已——除非这种体系真的“吞噬”了世界,进化成一种你感知不到的底层运转逻辑。
为什么Web3.0是一场概念的游戏

图源:unsplash
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代码或许是客观的,哲学却是辩证的;基于技术的哲学,同样也是辩证的。
我们可以在很多地方都能够看到,web3在意识形态“技术化”的影子。
比如,web3拥护者将web3不仅看做是一项技术革新,同时也看成是一种社会政治理念的行动,认为区块链会成为解决现在社会政治运转污点的良药。
web3创业者会积极地参与地方政治、与第三世界国家的统治者结盟;他们提出新的组织形态,试图改变公司组织形态;他们发自己的货币、建自己的“美联储”,试图颠覆国家的货币运转形态;他们攻击和鄙视联盟链等“持不同政见”者,致力于打造天下大同的公链等等。
可以说,web3是第一个如此大规模地将技术与意识形态紧密结合的数字革命。
但仅仅依靠解构web3的名词,显然不足以解释我们想要解释的web现象。因此,在这个系列的文章中,我们为大家呈现出一个完整的“赛博资本主义”世界观。
在下一篇文章中,我们将会聊到:
web3.0背后到底隐含了什么样的世界观?为什么这种世界观,可以被称为“赛博资本主义”?又是为什么这种“赛博资本主义”的倾向是危险的?
传稻士:读完了,请你思考下列问题:
1 为什么 Web3 的创业者总在提出一些颠覆性的方案?
2 为什么 Web3 具有很深的意识形态烙印?
3 Web3 的矿工们构成了网络的基础,也造成了巨大的能源消耗,这个成本匹配其创造的价值吗?
关注传DAO士,获得更多Web3有关的知识

本文是《芝麻开门吧,Web3入门10日谈》的主题 6 “Web3”文章之十一

本系列包括10个主题,请持续关注。

1 加密货币 2 数字钱包 3 区块链 4 NFT 5 DAO

6 Web3 7 GameFi 8 Defi 9 虚拟人10 元宇宙


跟Web3和区块链相关的文章列表

下一个加密牛市新叙事的10大关键词预测

不知道这100+个俚语“暗号”,你好意思说你懂web3?

从暴雪到GameFi?谁的未来更灿烂?边玩边赚是扯淡吗?为什么总是会出现死亡螺旋?

做个明白人,一文弄懂Web 进化简史:从文档互联到价值互联

Web3 的本质是什么?为什么它不是下一代互联网?

北大博士10分钟科普:Web3到底是咋回事?

为什么说 Web3 的今天,相当于互联网的 1993 年?

小白如何赢在Web3的起跑线上?

区块链是什么?人们是怎么挖矿的?

什么是智能合约?代币(Token)是怎么造出来的?

送你几个存有以太币的钱包、以及它们的密码

假如你对Web3有兴趣,或需要跟DAO这种组织方式相关的知识,请去“传DAO士”社群索取,一群研究DAO实践DAO的人等着你,点“查看原文”看社群介绍。


欢迎扫码申请加入“传DAO士”社群,提高认知,结交志同DAO合的好友。

为什么Web3.0是一场概念的游戏

长按扫码!加微信

科索沃恢复加密货币开采禁令,以保障能源供应

Click to rate this post!
[Total: 0 Average: 0]

人已赞赏
每日优选

不知道这100+个俚语“暗号”,你好意思说你懂web3?

2022-8-6 0:15:05

每日优选

突发!Moonbirds刚刚将所有NFT设为CC0许可,并成立Moonbirds DAO

2022-8-6 0:23:3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