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财经话题

互金公司都很惨,年入百亿的乐信如何独善其身?

互金公司都很惨,年入百亿的乐信如何独善其身?

来源:资本侦探

作者 | 蔡宝汪

近两年消费金融行业的强监管还未完全消化,今年初又碰上新冠疫情大爆发,众多中概股互联网金融公司股价在近期可以用“跌跌不休”来形容。

即使是行业内实力最强的几家公司,市盈率倍数(PE倍数)也都跌进了个位数。最早在美股上市的趣店,PE倍数甚至跌到了接近1倍,这也就意味着公司一年赚的利润都和公司市值相当。

尽管资本市场对互联网金融公司不太感冒,但并不影响各家公司继续“闷声发大财”。

互金公司都很惨,年入百亿的乐信如何独善其身?

3月24日,行业内股价最抗跌的乐信发布了2019年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

报告显示,乐信2019年四季度取得营业收入31.5亿元人民币(约合4.52亿美元),同比增长50.4%,超过市场预期;非通用准则下(Non-GAAP)调整后净利润为5.85亿元人民币(约8403.5万美元),同比下降19.2%,且低于市场预期。

全年来看,乐信2019年全年营业收入超过100亿元人民币,达到106.04亿元,同比增长39.6%;调整后净利润为24.34亿元,同比增长16.1%,利润率为23%。而相比较趣店净利润下降9成,信也科技(原拍拍贷)净利下降5成,乐信能够实现净利同比增长已实属不易。

收入组成上,金融服务收入仍然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19年全年取得收入67.75亿元人民币,占比达到64%。金融服务收入中的助贷服务收入2019年达到56.28亿元人民币,同比暴增171.1%;而旗下自有现金贷平台“桔子理财”为主所取得的利息及金融服务收入2019年总计11.47亿元人民币,同比则下降60.7%。

在目前强监管的大背景下,以自有资金进行借贷的网贷业务在规模上呈现收缩及清退实属正常。

更多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也在努力向助贷业务转型。助贷业务是指互联网金融公司与持牌金融机构进行合作(主要为银行、信托等),互金公司通过自身平台为金融机构进行首轮风险评估,并将通过筛选符合条件的个人推荐到金融机构,金融机构在进行最终风险评估后发放贷款。而互金公司则可以从持牌金融机构处取得推荐服务费。

乐信在2019年收入的快速增长,与其整体助贷规模的增加直接相关。公司19年总的助贷规模首次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达到1260亿元,同比增长90.6%。

互金公司都很惨,年入百亿的乐信如何独善其身?

乐信助贷规模快速增加,主要是由于其用户数增加导致。

截止2019年四季度,公司总注册用户数达到7330万人,相比18年四季度增长96.5%;其中拥有借款额度用户数为1940万,同比增加84.8%。活跃借款用户数上,乐信2019年四季度活跃借款人数为700万人,同比增长133.3%。

互金公司都很惨,年入百亿的乐信如何独善其身?

互金公司都很惨,年入百亿的乐信如何独善其身?

在消费金融之外,以分期乐为主的商城板块2019年营业收入为38.2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7.2%;电商渠道全年GMV达到8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8.7%,增速高于电商行业平均,处于健康发展状态。

盈利能力方面,不得不说乐信是一家非常赚钱的公司。

公司2019年经调整后净利润达到24.34亿元人民币,净利润率达到23.0%;Non-GAAP下EBIT为28.71亿元,EBIT Margin为27.1%。

互金公司都很惨,年入百亿的乐信如何独善其身?

在严格的监管环境下,大多数互金公司正经历营收下滑的压力,曾经的高增长已成历史。同时,各家公司也都不同程度的面临利润的下滑。而乐信是行业内为数不多业务快速转型成功,并仍然保持盈利提升的公司。

公司2019年实现毛利润49.9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5.8%,高于收入增速;公司毛利率则达到47.1%,相比2018年提升7.5个百分点。公司毛利率的大幅提升,主要是得益于盈利性更强的助贷业务在2019年大幅提升。

互金公司都很惨,年入百亿的乐信如何独善其身?

不过,随着公司用户基数的持续扩大,乐信整体拉新成本也水涨船高,而这也导致公司销售及市场费用的增加。

公司2019年销售及市场费用达到15.3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60.8%。而销售费用增长影响,乐信2019年经营费用率为22.3%,较去年提高6.6个百分点,而这也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公司毛利增加对利润的影响。

互金公司都很惨,年入百亿的乐信如何独善其身?

进入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国范围的爆发给互金行业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为了战胜疫情,很多企业不得不停产停工,大量人员被迫远程办公或干脆歇业。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则是一部分借款人可能在短期内无力还款。

同时,受疫情的影响,银行等金融机构风控势必趋严,行业整体放贷量将大幅收缩,进而导致流动性减少。

过去,一些暂时周转困难的用户会通过“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来缓解短期资金压力,而现在市场突然收紧导致借款渠道减少,互金公司逾期率在短时间内将大幅提升。一些用户风险较高、资产质量较差的互金公司可能因为资金压力、坏账率提升等原因被市场出清。

而对于乐信等自身资产质量好、风控能力强的头部公司,可能是抢占市场份额的绝佳机会。疫情是短期突发风险,从长远来看需求还在,同时消费金融行业的蛋糕也还在。待疫情结束,消费市场回归正常,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头部公司也将获得更高的市场份额。

原创文章,作者:比特币区块链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ilybtc.cn/%e4%ba%92%e9%87%91%e5%85%ac%e5%8f%b8%e9%83%bd%e5%be%88%e6%83%a8%ef%bc%8c%e5%b9%b4%e5%85%a5%e7%99%be%e4%ba%bf%e7%9a%84%e4%b9%90%e4%bf%a1%e5%a6%82%e4%bd%95%e7%8b%ac%e5%96%84%e5%85%b6%e8%ba%ab%ef%bc%9f/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