募资缩水,上市破发,市场暴跌,嘉楠之难

昨日晚22点30分,嘉楠耘智正式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了。

伴随着6年长跑,3次上市折戟,嘉楠耘智终于成为了全球区块链领域的第一股。一时间,“跨时代”、“努力坚持”、“行业之光”等溢美之词扑面而来,而一直以来都默默无闻的嘉楠耘智,也在杭州和纳斯达克打起了惹眼的广告。

 募资缩水,上市破发,市场暴跌,嘉楠之难

不得不说,嘉楠耘智的成功算是区块链领域的里程碑事件。一方面,其在真正意义上率先打通了传统资本市场与加密市场的通道,另一方面,嘉楠耘智的成功,也为那些深耕币圈的创业者们注入了强心剂。在这个“极客改变世界”气息极为浓郁的行业,嘉楠耘智的上市更是象征着圈内人正在摆脱自嗨,撬动世界。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加冕后的嘉楠耘智并没有持续自己的高光时刻,在以12.6美元的高价开盘后,其股价便开始下行,最低跌至8.21美元,最终收于8.99美元,全天跌幅0.11%,市值14.2亿美元。

与此同时,伴随着股价下跌的还有加密市场,也就在昨晚,BTC价格直跌6%以上,从近8000美元一路跌下7600美元,而全球加密货币市场总市值也跌下超过6%,现报2077.79亿美元。

对于币圈人来说,这是一个不眠夜,不眠在世界区块链第一股的顺利诞生,也不眠在血腥收割的市场行情。

募资缩水八成,股价高开低走

北京时间11月21日晚间,嘉楠耘智正式登录纳斯达克,股票代码为“CAN”,发行价9美元,募资额9000万美元。在其首个交易日中,以超过9美元40%的12.6美元开盘后,其股价便开始下行,最终收于8.99美元。

 募资缩水,上市破发,市场暴跌,嘉楠之难

虽然嘉楠耘智成功上市,但就目前来看,无论是9000万美元的募资额,还是最终破发的股价,都显得有些不尽人意。

北京时间10月29日,嘉楠科技向美国证券委员会(SEC)提交了IPO(首次公开招股)的F-1招股书。

根据当时版本的招股书,嘉楠科技计划在IPO中募集4亿美元,承销商包括瑞信、花旗、华兴资本、招银国际、Galaxy Digital Advisors LLC、华泰证券和老虎证券国际。

据其招股书显示,嘉楠耘智将发行1000万股美国存托股(ADS)。如果承销商完全行使其超额配股权,则ADS发行数量将达到1150万股。

每股ADS代表15股A类普通股,即总计发行1.5亿股A类普通股,其中包括2015597778股A类普通股和356624444股B类普通股。

如果承销商完全行使其超额配股权,则A类普通股数量将达到2038097778股,B类普通股数量将达到356624444股。

北京时间11月14日,嘉楠耘智更新了招股书,拟发行1000万股ADS,每股定价9-11美元,募资金额9000万-1.1亿美元。

从刚开始的4亿美元,到现如今的最低9000万美元,与原先的预期相比,最终嘉楠耘智的募资缩水了近八成,显然,为了上市顺利,嘉楠耘智做出了不小的让步。

不仅如此,也许是因为募资不顺,在嘉楠科技进入上市冲刺的最后阶段,其主承销商瑞士信贷退出一事也引业内唏嘘。

事实证明,该疯狂的仍在疯狂,但该理性的也仍在保持理性。即便是经历了一抢而空的疯狂预售,选择了最低标准如愿上市,但该跌的股价仍然无法靠信念支撑。

而对于破发的股价,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蔡凯龙表示,8.99美元这价格一看就是承销商(有些承销商会包揽市商任务)在托盘。还有业内人士表示,就算是9美元也显得有些虚高,这个价格,老美是不会买单的。

是的,国内的投资者并没有因为疯狂冲昏头脑,纷纷在高点逃离,国外的老美,也同样如此。

嘉楠的巧与不巧,最大的风口和最强的监管 

“这不是嘉楠的锅,谁让BTC在这种情况下跌了。明眼人都看的出,嘉楠现在就是跟着BTC走的。”对于嘉楠耘智的遭遇,有业内人士如此说道。

据招股书显示,比特币价格直接影响到嘉楠科技比特币矿机的市场需求,无论是价格还是销售量。该公司预计这一趋势将会继续。

招股书援引第三方机构Frost&Sullivan的数据指出,截至2019年上半年,嘉楠耘智是全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设计者和制造商,出售的比特币矿机算力占全球的21.9%,公司超过99%的收入来自于比特币矿机和相关销售。

嘉楠科技2018年总营收为27.053亿元人民币(3.941亿美元),较2017年的13.081亿元人民币增长106.8%。同期,净营收从3.758亿元人民币下降至1.224亿元人民币,同比降幅为67.4%。

在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6个月中,嘉楠科技的总营收为2.888亿元人民币,低于2018年同期的19.471亿元人民币,同比降幅为85.2%。净亏损为3.309亿元人民币,而2018年同期为净利润2.168亿元人民币。不包括股权薪酬在内,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的调整后净亏损为1.099亿元人民币,而2018年同期为调整后净利润2.262亿元人民币。

募资缩水,上市破发,市场暴跌,嘉楠之难

这就意味着,比特币价格的大跌对库存比特币矿机的价值造成负面影响。该公司的经营业绩将随比特币价格的回升而改善,但经营业绩变动将落后于比特币价格的上涨。此外,比特币价格波动预计将直接影响嘉楠科技股价。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嘉楠科技此次上市的时机巧就巧在,这既是央行CBDC消息泛滥的时期,也是中央集体会议之后,区块链受到空前关注的时期,同样正值比特大陆内斗时期。这既为嘉楠耘智拔得头筹创造了时机,也让嘉楠耘智上市受到了包括圈外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

然而,该业内人士也表示,嘉楠上市的不巧在于,正规军的进场往往意味着监管出手,在监管环境的愈发严峻下,无论是交易所,还是项目方等币圈项目,都有些风声鹤唳,而监管的严打也带来了加密货币市场的低迷。

10月30日,Biss交易所大部分工作人员被警方带走,拉开了币圈“剿匪”的序幕。

11月11日,证券日报对Biki交易所揭露报道,称其上线“项目无落地,无技术支撑,无实际价值的空气币。”

随后,包括人民网、新华社、焦点访谈等官媒接连发出“警惕区块链骗局”的相关报道。

11月14日,上海有关监管机构联合印发《关于开展虚拟货币就交易场所排摸整治的通知》,排摸活动包括虚拟货币交易、发币以及为ICO项目、交易平台提供宣传、引流和交易买卖等服务。

11月20日,多家区块链媒体被封号,其中包括“深链 Deepchain”、“币圈邦德”、“壹块硬币”以及“炒币学堂”等微信公众号。而在此之前,币安波场的官方微博号也相继被封。

昨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风险等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风险提示,称近期借区块链技术的推广宣传,虚拟货币炒作有所抬头,部分非法活动有死灰复燃迹象。深圳互金整治办将对非法活动展开排查取证,一经发现,将按照《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要求严肃处置。而在今日,据深圳特区报报道,目前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已通过灵鲲系统,摸排出涉嫌开展虚拟货币的非法活动企业39个。

今天下午,央行上海总部发文表示,加大监管防范力度,打击虚拟货币交易……

募资缩水,上市破发,市场暴跌,嘉楠之难

除此之外,在监管的严厉打击下,被列为重点观察对象的交易所们也开始了互撕,近日,由于抹茶、Biki、币安等相继被曝出存在黑幕。币安何一在近期接受采访时就表示,“每个项目拉出来挖一遍、深度调查一遍,可以负责任的说没有一家比币安底子干净”。

而在昨日,万卉发推称,2017年,云币网和BTCC因禁令而关闭。Huobi、Ok、Gate、Kucoin和许多其他二线企业仍在中国运营,取决于它们与政府官员的关系和利益结盟,有些可能会倒闭,有些会兴旺发达。对此,赵长鹏评论称,“有趣的是,我知道实际上在中国设有办事处的这四个交易所中的两个正在向新闻媒体和KOL付费,以传播有关币安的FUD。如果不考虑中国是否要关闭任何办事处,那将是他们自己。”(FUD意味惧、惑、疑等三种恐慌情绪)

目前,在监管的重拳出击下,每一个底子“不干净”币圈项目都小心翼翼。而在“提币”、“跑路”、“小心警惕”等一片喧嚣声中,比特币的价格也再难以维持。而与BTC牵扯极深的嘉楠科技,在风口与监管并行之际,收获了口碑,失去了股价。

 

一切为了上市,但一切不为矿机

此前,与比特大陆和亿邦国际一样,嘉楠科技曾几度冲击IPO,但都以失败告终。

2016年6月,A股上市公司鲁亿通宣布拟作价30.6亿元收购嘉楠耘智100%股份,多家券商曾称其有望凭借该收购成为行业新龙头、A股市场“区块链第一股”。然而,此次借壳上市受到了监管注意,最终以失败告终。

2017年8月,嘉楠耘智申请挂牌新三板,但由于“94”事件影响,半年后,嘉楠耘智主动放弃挂牌。

2018年5月,嘉楠耘智调转车头冲击港股,拟以市值4亿美元的价格在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6个月后,港交所官网将嘉楠耘智的上市申请归为“失效”一列,上市之路再度折戟。同一时间,冲击港股的还包括比特大陆和亿邦国际,但都接连失败。

对此,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曾表示,“对于IPO,港交所的核心原则是上市适应性原则”,简而言之,李小加担心随着国家对虚拟货币及挖矿的监管,严重依赖矿机生产和销售业务难以找到新的增长点和持续的商业模式

要知道,无论是嘉楠耘智还是其余两家矿业巨头,对外宣称的发展重心都围绕芯片,而非矿机,本质上都采取“以矿养AI”的发展方向,但其前景如何,无人知晓。

不过,就目前来看,“以矿养AI”的故事,港股虽然并未买单,最终美股还是买了。在纳斯达克的敲钟仪式上,除了全球区块链第一股宣传语,紧接着是“中国自主知识产权AI芯片第一股”的字样。

募资缩水,上市破发,市场暴跌,嘉楠之难

那么,嘉楠耘智为什么一直要执着于上市,在嘉楠耘智的规划中,上市之后,“以矿养AI”的道路又会怎么走?

在接受媒体的采访中,嘉楠耘智联席董事长孔建平表示,矿业公司以芯片设计为主,合规程度更高,所以相比于币圈其他行业,矿业更容易走IPO这条路。2015年我们做公司规划时,数字货币、区块链行业是不被人认可的,上市这条路可以让行业获得更高认可;可以吸纳和储备更多优秀人才;同时,可以利用资本的力量对整个行业进行更好的早期布局。

而在“以矿养AI”的道路上,孔建平表示,早在2015年,嘉楠耘智的定位就是做芯片,而非做矿机。目前,嘉楠耘智的收入虽然还是以矿机为主,但也有芯片和AI,其认为,就矿机而言,它的基数越来越大,收入稳定性会越来越高。而其芯片目前已经开始量产,“几年以后,我们期望的是区块链跟AI业务实现1:1 的比例”。

同样,嘉楠耘智创始人张楠赓也表示,选择边缘侧AI芯片的研发,主要是因为以下两点机遇:

第一,从技术角度,AI对于传统的计算架构产生了变革性的冲击。其实传统巨头把持的领域不适合创业公司进入。目前AI芯片专用化已成趋势,这才是我们的机会所在。

第二, 从市场角度,5G的发展将推动更多设备互联的应用场景,并在未来推动边缘侧市场的大发展。

据了解,2018年,嘉楠耘智正式推出第一代AI芯片“勘智K210”,产品的商业化从今年3月份正式启动。资料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公司在半年内向AI产品开发商发货53000多块芯片和开发套件。

值得注意的是,嘉楠耘智也承认,当前公司AI业务规模较小,2018年及截至6月30日的2019年上半年,AI产品贡献的销售净收入为74.29万人民币,约合10.82万美元,仅占公司收入的一小部分。而在其招股书中,嘉楠记录了公司在2019年前9个月的AI业务营收——140万元,不足总营收的1%。

上市只是起点,重新起航的南瓜张

 

对于币圈OG南瓜张来说,这是他人生当中无法磨灭的一天。这一天,他自己迈向了华尔街,他所在的行业迈向了传统老Money,在这一天,他终于把大象关在了冰箱里。

然而,对于嘉楠耘智来说,这可能仅仅只是开始。

随着嘉楠耘智的上市,可以预见的是,矿圈的战役已经愈发白热化。

此前,据吴说区块链消息,嘉楠2019年的营收大约只有神马的四分之一、比特大陆的十分之一。

除此之外,各大矿商一方面在你争我抢,争取所剩不多的市场份额,另一方面,矿商们开始面临矿机芯片天花板的限制。

据一本区块链消息,首先,在客户方面,神马在2018年末发售的M10矿机性价比出众,而同期的比特大陆和嘉楠,几乎都没有拿得出手的产品。这种现象,直到蚂蚁S17系列上市,才出现转变。

其次,比特币将会在2020年5月产量减半,届时,如果比特币价格仍未上涨,矿商们将面临赔钱死撑的局面。

除此之外,各大矿商还面临最核心的问题,争抢供应商。

要知道,无论是比特大陆,还是嘉楠、神马,都只是芯片设计公司,不具备生产能力。在芯片行业,它们被称作“无晶圆厂”,必须找到有代工能力的“晶圆厂”,才能获得芯片。

然而,目前的“晶圆厂”公司只有台积电和三星,且份额相当有限。再加上矿机芯片再想获得大的技术迭代,已经越来越难,一本区块链表示,矿机厂商暴利的时代或许将宣告终结。

不仅如此,纵然头部的几家矿商巨头都有AI芯片为后路,但就目前来看,“以矿养AI”不仅烧钱,且回报时长也可能远远超过预期,更别说还有传统的AI芯片巨头英伟达、谷歌、亚马逊等在虎视眈眈。

然而,对于嘉楠耘智来说,其可能会寻求新的出路。

在媒体与张楠赓的对话中,其将嘉楠耘智最终的发展方向定位“超级算力解决方案的提供商”。

张楠赓表示,“我们希望以计算为核心,为企业提供全生命周期的智能服务,贯穿企业从获取数据、打通数据,到根据数据驱动服务的每个环节。”其认为,随着AIoT+5G的发展,边缘侧市场的爆发会倒逼底层计算架构的突破。

正如张楠赓在敲钟现场所说,上市并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将继续投身新的战场,投身新的技术。而币圈人口中的“极客改变世界”,从现在已经开始了。

原创:共享财经Neo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募资缩水,上市破发,市场暴跌,嘉楠之难

原创文章,作者:酷毙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ilybtc.cn/%e5%8b%9f%e8%b5%84%e7%bc%a9%e6%b0%b4%ef%bc%8c%e4%b8%8a%e5%b8%82%e7%a0%b4%e5%8f%91%ef%bc%8c%e5%b8%82%e5%9c%ba%e6%9a%b4%e8%b7%8c%ef%bc%8c%e5%98%89%e6%a5%a0%e4%b9%8b%e9%9a%b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