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成为一名腐女,这是一个必然

高层主动多次介入数字货币案件:公安部披露PlusToken案情全文

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发布的《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请大家树立正确的投资理念,本文内容报道不对任何经营与投资活动推广进行背书,请投资者提高风险防范意识。 导言: 30日公安部披露了Plus Token案情全貌,媒体大多只引…

我会成为一名腐女,这是一个必然我会成为一名腐女,这是一个必然

对于腐女,耽美究竟 “美” 在哪里?

已经有无数人讨论过这个问题。学者为是否将腐女纳入到 LGBTQ 运动支持联盟而争辩不休;日本同性恋权益活动家佐藤雅树认为,耽美是对同志群体的压榨与消费;文化理论家戴锦华认为,耽美小说里如铁律一般的 “攻受关系” 是对权力关系与等级秩序的强化;也有许多人认为耽美中的女性角色描写是极度厌女的。

在我看来,这些来自社群之外的讨论总是如此落不到点上。耽美文本多种多样,腐女之间也是千差万别。而且,耽美必须成为意识形态争夺的场域之前,首先是通俗小说,是一个让女性书写与阅读情欲的幻想空间。那腐女的快感源于何处,还是得问腐女自己。

作为一个腐女,我想过自己为何会喜欢上耽美,仔细想想就发现,我的个人生命历程充满线索 —— 我会磕耽美,这是一个必然。

我会成为一名腐女,这是一个必然七望ユウ漫画《你好,我是腐女》单行本第一卷

I 接触:“坏小孩” 和欲望

从小便是个乖孩子的我,接触耽美实属偶然。我总像一个 “小大人” 一样对时事侃侃而谈,但对理性之外的私领域,比如性,则一无所知 —— 直到我来到某一线城市的近郊念初中。

在那里,坏孩子吸烟、打架、染发,好孩子乖乖念书两耳不闻窗外事。但这种安全且分明的界限在我与一个大姐大产生冲突后被打破了,当时她说了一句我迄今无法忘怀的话:在这里,听我的,我就是规矩。一股愤怒与莫名的兴奋从我身体涌上,就此将我引向坏孩子的世界。

我开始羡慕无法无天、横行霸道的他们,自负、自由、无视秩序与规则,这是完全与我可预期的未来完全不同的世界。也是在这时,我偶然接触到耽美小说。我被小说里飞扬的、从未受过规训的男性气质彻底击中,他们就像学校里的坏学生一样吸引着我。从此,我一头扎进耽美里。

我会成为一名腐女,这是一个必然

《热血高校》剧照 图源:豆瓣

那时在网络上,保守的性道德已开始松动。百度 “BL” 吧、“GAY” 吧、“耽美” 吧,包括那时还很火的天涯 “一路同行”,还没经 “河蟹” 的虚拟世界有股原生粗放的活力。GAY、女生、腐女聚于一堂,有人写真人真事,有人在写小说,有人在征友。同志写着直白的肉欲与对男性身体的迷恋,身份认同的焦虑;女孩则勾勒着 “纯爱” 的理想和性欲的不安。

我会成为一名腐女,这是一个必然2017 年,天涯一路同行板块关闭。2019 年,百度贴吧隐藏了 2017 年以前的所有帖子。

青春期的我还未能坦然接受自己的性别与身体(无法接受自己和偶像剧里的白痴女人一个性别!无法接受自己的第二性征!)。而在这个网络世界里,我得以逃避对女性身份的思考,单纯地沉迷在基于 “同性相爱禁忌” 的悲剧美学里。
贴吧连载文《风雨夜归人》,以第一人称讲述了仍处在纯真年华的 “我” 沦落天涯,被继父、老板等一众中年人凌虐、贩卖,却可悲地产生快感的故事。这是早期耽美的经典套路:纯真男孩的堕落。它稚嫩的文笔构建了一个粗糙的伦理难题:一个经教化和规训的社会人,要如何直面不被社会承认的欲望?是否要在否认与被迫的处境中,欲望才被允许释放呢?
这大概是我面对的第一个关于性伦理的严肃拷问。
与异性恋框架下的妓女救赎童话不同,在耽美里,作者可以撇除性别张力,刻意设计关于道德与欲望的两难,有时候会有不容置疑的答案(爱战胜一切!攻受分明!),有时则试图思考更多可能性(人可以同时爱着两个人吗?)。这种答案,也是我踏入成人世界前的情感演练。

II 破坏:“大男子” 与 “下位者”
于我而言,看 BL 小说并不是为了追求平等爱情的理想,而是关于无边无际的怪异幻想。酷异空间里,欲望先行。权力关系、上下体位、个人创伤乃至历史印记,都在耽美里如拼贴符号般被挪用,全为了制造快感,那些不那么正确、需要被审查的欲望得以在此安放。
在学生时期,我看的最多的是校园文/青春文,最爱的依旧是那些飞扬跋扈的男孩子。从小被捧着长大、从未经历过生活挫折的男孩子的阳光气息是极度迷人的,但我并不愿在现实中爱上他们,而选择在小说里想象他们 —— 试想,当他们遭遇了 “我好像喜欢上了同性/直男” 的性取向认同危机时,自我怀疑也会被无限放大,男子气概不再是坚定傲慢、确切无疑的,脆弱、敏感从这道被敲碎的缝隙中倾泻而出 —— 而这才是最动人的地方。
我最喜欢的耽美小说是楚云暮《疯狂游戏》。年少轻狂的主角在大学时与另一男主玩起一场性游戏,最终两败俱伤。整本小说以主角无法抑制的破坏欲和自我质疑为内在驱动力。他质疑学校制度,迷茫自己的性取向与欲望。在无可抗拒的肉体吸引中,同性恋、异性恋的边界不再分明,性的暧昧与流动成为主角。
我会成为一名腐女,这是一个必然
《疯狂游戏》广播剧  原著:楚云暮

《喜欢被轮 J 的强壮军人男友》也让我记忆犹新(迄今不知道作者性别)。这个短篇将性癖视为身份认同的核心。“我” 的军人男友的性癖是被多人 QJ,但内心却无法认同,毕竟这种性癖好与 “顶天立地男子汉” 的身份相悖。越是如此,越是绝望地纵情于性,以短暂的快感和与人的拥抱对抗孤独。

我的兴奋点也就在此。当男人哭泣、脆弱、沉沦、爱而不得,刚强坚毅之下是不为人知的内心挣扎,这种内省的、自我破坏的脆弱美学,不是比不知天高地厚的直男癌更美好么?

另一面,如果说爱上同性后的阳光男孩不再自信,那么并不符合男性刻板气质的 “受” 则一直生活在阴霾之中。他们从不 “生来骄傲”,社会对男性的期待给予他们巨大的成长压力。而他们的性启蒙也是源于羞耻与污名。

淮上小说里的 “受”,以高冷、心狠、美强惨著称。但仔细看便会发现,他们大抵都是在被强迫的情况下才初尝禁果。性能力是男性社会评价的重要一环,但对他们来说,性不是自然的美好,也不是值得炫耀的能力,而是难以控制的缺陷,裹持着禁忌、创伤与悲痛。

淮上的第二个特点是非平等关系的性感化。如王尔德所说,“一切均是关于性,除了性本身。性是关于权力。” 在淮上的世界里,没有爱情的范式,爱情也无法弥合差异,相反,权力与情欲千丝万缕的联系被赤裸、冰冷地呈现。当攻受双方处在绝对的权力不平等关系下 —— 父/子、老板/手下、加害者/被害者,包养/被包养,受方是绝对的权力下位 —— 那权力下位对上位者的迷恋要如何自处?对欲望忠诚,即是对权力臣服吗?

这是属于下位者的悖论。

我会成为一名腐女,这是一个必然
破云广播剧 原著:淮上


III 在耽美里找到 “我”
在耽美里,女性的主体性是如何体现的?女孩子喜欢看男男,这是不是厌女?解放女性情欲的 BL 文却充斥着刻板、心机的女性形象,这是耽美面临的最大质疑。
我会成为一名腐女,这是一个必然
刊登于界面新闻的文章《为何腐女也厌女,男同也恐同?》微博文案
事实上,耽美就是在性别刻板的土壤之上野蛮生长的,文本中也透露着女性的主体焦虑。一个常见套路是,主角母亲是被抛弃的痴情玉女,或爱而不得的交际花。这些男性凝视下的女性,是男主角无法理解的一个谜,甚至成为他 “变弯” 的原因。对被建构出来的女性一律 “敬而远之”,亦是作者/读者联手采取的态度。
那么女性的主体性呢?在男权社会里,男性是性的主体,女性是性的对象,女性的主体力量与情欲一贯是被否定的。但没关系,女性在耽美中找到了出路。耽美就是借用男性的壳,以男性身份合法表达女性的欲望与情感。

回想一下,那些娇柔好推倒的男孩子与现实中的男孩子是一回事吗?不见得。我有许多 gay 朋友看耽美时,也对其中一些细节表示质疑。从本质来看,这些男性形象是女性欲望的具象化。被他人启蒙、快要 G 朝时 “难以自持” 的痛苦,或张开双腿磨蹭钢琴来 ZW —— 可能是作者有意为之或无心之举,但在我看来,这正是女性经历性时的感受啊。

我会成为一名腐女,这是一个必然Cocome 《腐腐得正:男人的友情就是奸情》展示了一个更多元与酷儿的腐女 BL 幻想/妄想

当我从焦躁不安的青春期走过,开始关照自己的身体,探索自己的性欲时,我在耽美里看到了同伴,看到了女性对身体与性羞耻的诘问。例如,我在一篇双性文《斯德哥尔摩》里看到了网文中最细致、最写实的对女性性器官的描写。主角是个双性人,TA 一直唾弃着自己的真实性别,初潮时偷偷把卫生巾藏到裤袋里,再趁着没人的时候溜到卫生间解决这个大麻烦。“攻” 发现了这个 “受”的秘密后,便病态地迷上了后者的 “逼” —— 对,用词非常粗俗。作者从陌生化的直男角度细致描写了这 “畸形多余” 的器官 —— 它的形状、颜色、毛发、水、气味、味道。攻受双方也都无法理解这种危险的迷恋。
读罢,心有戚戚!这是双性人的故事,更是每一位女性的故事。在 BL 里看到对身为生理女性这件事的解构,这也是我从来没想到的。
“逼” 不就是一直被神圣化同时危险化的吗?那是孕育生命的通道,也是能引起战争的邪恶。但我读到这些字句之前,我却从未知晓这份力量,我只是寄居于这副躯壳的过客。
BL 文里的男同志只是腐女操控的小人物吗?从阅读的层面来说,是的,但这些虚构人物也伴随着我的成长,度过了最焦灼与孤独的少年期,直到我慢慢接纳自己。
耽美也让我成了一个多元情欲的实践者。至今我玩各种 play 的 “灵感” 和幻想也取材自那些强强文、渣攻贱受文。play 的时候,我有时会幻想自己是个男生,也会要求对方把我当男生看待。之前微博上有位博主说到类似的现象,并一口咬定这就是 “自我厌恶”、“认同障碍”,但这不过是我们这些女孩取悦自己的方式罢了 —— 很多男人也爱变装,也爱做下位,还有各种你不知道的隐秘欲望。我从耽美里学到最重要的一课,便是真诚面对自己的欲望,哪怕在外人看来多么怪诞
环观身边的腐女,有些依旧恐同,但从耽美中得到酷儿启蒙的也不是少数:有的参与到同志平权运动第一线;有的从耽美中觉醒,发现了自己的拉拉倾向,却特别喜欢看 GV 猛男呻吟;有朋友看 GV 还不够,磨刀霍霍买来 strap-on(这个如果不懂请自行 google 一下),向男朋友发出诚邀。
耽美可以让我们成为 “异性恋体制逃亡者”,但我并不期待耽美就一定是进步的、正确的、革命的。如果非要如此,我们可能会失去创作的自由,试探边界的自由。耽美的模样完全取决于每一个爱好者的添砖加瓦。现在看来,耽美小说已成为一个全新文类,可以有各种有趣设定(双性/ABO/末世/……),所有奇葩都能在这里找到同好,共同成就一个超越现实时空和性别规则的 酷儿异托邦 
而对于我等 “普通” 女孩,在现代社会对女性欲望(或者任何人的非常规 xing 欲望)竭力压制的现实下,还有比耽美更狡猾又有效的归宿吗?
 //作者:Joe
//文字编辑:Alexwood,赵四
//设计:冬甩
我会成为一名腐女,这是一个必然

在比特币日报读懂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加入Telegram获得第一手区块链、加密货币新闻报道。

中国经营报:区块链服务商争抢“头名”身份

Click to rate this post!
[Total: 0 Average: 0]

人已赞赏
杂谈

没有电影拍的2020,青年导演们没闲着

2020-7-30 23:52:15

杂谈

张一鸣与扎克伯格的「终极一战」,无人能成赢家

2020-8-3 16:59:1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