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从货币信息理论谈比特币:比特币是终极的避险资产

文 :Dan Held 

来源:币信研究院

编者注:原标题为《货币信息理论》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币信或币信研究院的观点或立场。

本文约 3000 字,阅读全文需约 8 分钟。

价格与市场错综复杂

观点 | 从货币信息理论谈比特币:比特币是终极的避险资产

01

价格反映信息

 

“在一个自由市场经济体系中,价格是知识,是传递信息的信号。价格不仅仅是一种让资本家获利的工具;它们是经济生产的信息系统,可以在全球范围内交流知识并协调复杂的生产过程。”

——Saifedean Ammous

 

价格是一个自由市场体系的协调力量。每个个体决策者都可以依靠商品和服务的价格来帮助他们做出决策,因为价格本身就是将所有已知市场信息汇总为一个度量标准。换句话说,所有相关数据的压缩最终都表现为价格(对于更精通技术的人,这是一种单向哈希函数)。

每个人的购买和出售决定反过来又进一步确定价格,这些价格会将这些更改后的信息带回市场。你们中的某些人可能已经从“有效市场假说”中听说过这一点,该假说是关于市场信息如何在股票之类的资产价格中反映出来的。

 

货币是量尺

 

货币是世界经济的中央信息工具。作为一种交换媒介、价值存储和记账单位,货币是有关市场状况的重要信息工具。

资本主义经济不是均衡系统,而是企业家实验的动态领域。货币应该成为衡量企业家实验结果的标准。”

——乔治·吉尔德
 

资本主义的本质在于,在稀缺的资源和时间的约束下,有效地配置资本。公司正在实验如何最好地配置资本,而货币是效率的标准尺度。赚钱代表对资本的有效分配,亏钱不是对资本的有效利用。竞争意味着由许多独立的公司和人员来进行分散的计划以解决市场中的问题。

 

观点 | 从货币信息理论谈比特币:比特币是终极的避险资产

资本主义,就像自然界一样,是关于实验的。

 

信息是分散的

 

“一个中央计划经济永远无法与公开市场的效率相提并论,因为单个主体所知道的只是社会所有成员所拥有知识总量的一小部分”——哈耶克(哈耶克的《局部知识问题》) 。

因此,一个去中心化的经济补充了整个社会传播的信息的分散性。每个公司都试图利用其所拥有的局部知识,并创造一种最终是正确资本分配(也就是利润)的商品或服务。

为了强调这些信息的分散程度,我将举一个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例子,他宣称:“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造铅笔:

  •     木头来自一棵树
  •     为了砍倒那棵树,需要锯子
  •     为了造锯子,需要钢铁。为了造钢铁,需要铁矿石
  •     石墨,来自南美的矿山
  •     橡皮是橡胶,可能来自热带地区
  •     还有黄色油漆
  •     还有将其粘合在一起的胶水

这里没有中央计划办公室。这就是价格体系的魔力。

观点 | 从货币信息理论谈比特币:比特币是终极的避险资产

行动学。对人的行动的研究。

 

央行存在无法解决的数据问题

中央银行固有地存在数据问题。与任何电子信号处理系统一样,存在摄取、处理和决策的瓶颈。中央政府无法去计划经济,因为中央政府无法在任何单个时间点——更不用说所有时间点了——拥有所有必要的知识来做出最佳决策。

“这是一个知识的利用问题,任何人都无法得到全部的知识”——哈耶克

为了有效运作,中央银行将不得不每天摄取数万亿个数据点,并以一种不可能的完美方式摄取这些数据点。每坐一次 uber,每买一个三明治,每次在 app 里买东西。

“我们必须相信我们生活在一个可预测、可控制的世界中,因此我们转向有权威的人,他们承诺会满足这一需求。”——Philip Tetlock

我们之所以创建中央银行,是因为我们希望世界变得合理,并且我们希望感觉有人在负责。即使我们能够获取完美的数据,也很难为这个涉及数十亿决策者的复杂、混乱的系统推断简单的因果关系。虽然确定天气与农作物之间的关系似乎很容易,但我们如何确定玉米煎饼需求的因果关系?经济学与科学不一样,样本量太小或样本量不全都使我们举步维艰。我们没办法用一个不同的中央银行或一位不同的总体来重来一次互联网泡沫。

这给我们带来了中央银行如何衡量影响并制定决策的问题。有部经典作品说:“如果你没办法衡量它,你就没办法管理它。”我们甚至很难以极高的精度去衡量千克(https://www.smithsonianmag.com/science-nature/redefine-kilogram-180970798/),那么我们该如何才能正确地衡量通货膨胀呢?(例如:不包括食物和能源的 CPI!)

由于大事件会突然出现,预测可能会弊大于利,即在一个无法预料的事件控制着大多数结果(又名黑天鹅事件)的世界里,给人一种可预见的幻觉”——卡尔·理查兹

他继续说:“风险是当你认为自己已经想到一切时剩下的东西。”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也非常重视以历史为指导的危险:

“后见之明,即解释过去的能力,给我们一种幻觉,即世界是可以理解的。它给我们一种幻觉,也就是,世界是合理的,即便它并不合理。这在很多领域都产生了很大的错误。”

这是一个有用的类比:本质上,美联储是在只用有雾的后视镜,而前挡风玻璃不透明(你看不到未来)的情况下驾驶汽车(也就是经济)。美联储如何才能精确地驾驶汽车?如果我们只是让汽车根据路况自动调整会怎么样?

没有想象和直觉,就无法解释历史。证据的绝对数量是如此的压倒性,以至于对其的挑选变得不可避免。

那么我们有什么选择呢?

02

健全货币

 

“健全货币等同于科学的完整性:在实验完成后,系统不得允许对数据进行处理。”

——Adam Taché

 

健全货币使标尺设置保持固定,因此无法通过中央计划机制来改变结果。

比特币是健全货币的完美迭代。比特币之所以有硬上限,有几个原因:成为精确的衡量标尺,减少政治攻击向量,以及鼓励投机性泡沫,这种泡沫会起到病毒循环(viral loop)的作用。

但为什么是 2100 万?为什么不是 1 亿?

秘密在于……这没关系!它的精确长度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有固定的数量。随着经济活动告别原始规模,如果没有固定的记账单位来比较价值,个人就很难做出决定。

关于政治攻击向量,中本聪认为不可能设定一个“适当”的通胀率,因此他决定从流程中剔除人为的决策。中本聪有两条关于固定供应的语录支持这一结论:

“的确,没有人作为中央银行或联邦储备来随着用户数量的增长而调整货币供应。那将需要受信任的一方来确定价值,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让软件知道事物的真实世界价值。”

中本聪也说:

“如果有某种聪明的方法,或者我们想让某人积极管理货币供应以将其固定在某种东西上,那么就可以为此制定规则。”

最后,中本聪假设固定供应可能会造成投机泡沫。

“随着用户数量的增长,每个币的价值增加。它有可能产生正反馈循环;随着用户增长,价值上升,这可能会吸引更多用户来利用不断增长的价值。”

 

健全货币的涵义

 

比特币是终极的避险资产。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买入比特币和这种叙事,它已成为事实上的规避风险(risk off)资产。

超比特币化(hyperbitcoiniation)之后,当比特币成为交换媒介、价值存储和记账单位,比特币将反映我们有过的最准确的“无风险”收益率,这使得经济和市场参与者最有效地分配资源。每个市场参与者,无论是个人投资者还是公司,都做出追逐风险/规避风险的决策,然后以比特币的价格体现出来。

观点 | 从货币信息理论谈比特币:比特币是终极的避险资产

最后,当比特币是每个企业使用的记账单位时,市场参与者可以通过其公开披露的比特币地址实时查看其供应商和客户的资金流向。这种透明性通过对信息的最佳处理使市场变得极为高效。

比特币重构了如何在我们的经济中有效地配置资本,最终创建了一个有更丰富资源给所有人的世界。

Dan Held

2019 年 11 月

Click to rate this post!
[Total: 0 Average: 0]

人已赞赏
名家说每日优选

DeFi周选丨DeFi锁仓总值逼近10亿美元,“统治者”Maker在2020年或被推翻?

2020-1-14 0:17:00

名家说每日优选

BTC链上数据周报:链上数据反弹后迅速回落,萎靡态势尚难走出

2020-1-14 0:17:1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