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我在现场 | 理想主义向左,现实主义向右,这是矛盾的世界

2019年,这是我在区块链世界的第二年。

作为巴比特记者,我去了很多城市,参加了很多大会,采访了很多人,见证了很多历史性事件,当然,我也写了很多的文章。

这一年,我很大感触是,这是一个充满对立和矛盾的世界,它混乱、无序和失衡。

很多美好的东西,转眼,可能变成不好的东西。好与坏,在这个世界同时存在。

很多人因理想主义而来,但最终,他们不得不面对的是现实主义。

正因如此,这里上演了一个个光怪陆离的故事。但,好在,有地狱才有天堂。没有这些矛盾,这里绝不会如此精彩。

这是我眼里的2019年和我的一些想法,你的呢?

2019,我在现场 | 理想主义向左,现实主义向右,这是矛盾的世界

 

好项目和空气币,差别难道仅仅是价格?

 

2月,Grin社区杭州线下见面会在一个小型图书馆召开,这是Grin主网上线后最早期的一个Meetup。现场只来了不到20人,币信研究院熊越无奈说,人少好,大家可以畅所欲言。

Grin成形于ICO最疯狂的2017年,但它没有选择融资,而是坚持靠社区捐款+志愿者的方式开发。倘若ICO,它势必是航母级项目。无ICO、无预挖、无投资人的三无标签吸了不少高端粉丝。

但是,2019年,Grin高开低走,超级项目走出了三流项目的样子。由于匿名社区,没人治理,基金会埋怨没人捐助,很多提案和问题没法解决。价格已从最高点跌去90%。很多人吐槽,Grin就是骗局,为了给GPU矿机找出路。

我明白,再美丽的项目,代币价格上不去,在有些人眼里也可能是空气。

 

为理想创业,为现实买单

 

1月的上海,北风料峭。下午4点,我如约出现在芯链位于上海张江高科技园附近的办公室,一个开放式空间,三十多个人安安静静在忙碌,其中包括几个黄头发高鼻梁老外,这让我有点意外。

彼时,比特币暴跌至4000美元以下,行业与时节一同走入寒冬。巴比特发起“避冬行动”,想在冬天里为优秀项目发声,汪晓明和他的芯链是其中之一。那时,玉竹还是芯链CMO,她建议我关注主题:寒冬坚守,才能迎来春天收获。

与汪晓明的很多聊天内容都忘了,唯独对芯链是全行业唯一采用软硬件结合提升公链TPS这一点印象深刻。翻看文章发现他说:“如果信仰的是你认可并坚持的东西,那这个过程就不会那么难受。”

2019年年底,芯链团队发生重大变动,项目归还社区,三名联合创始人及一半全职员工决定离开,有人说,这其实是跑路,而这也成为2019年很多公链团队的缩影。今天,汪晓明还在芯链,他说:”出发不易,坚守更难。“

我明白,公链创业,开弓是没有回头箭的。公链创业者,在享受财富创造的同时,也不得不面对失败可能带来的骂名,为理想创业,也要为现实买单。

 

技术开发者,炒币人,他们同在一条船

 

7月,2019分布式存储应用峰会在深圳召开,协议实验室成员第一次受邀到访中国,我早早赶至现场。与很多活动不同,灯火辉煌的大酒店里来了很多结伴的”中老年人“,他们摆出剪刀手在签到墙前合影留念,我心里暗想,这果然很深圳。

第一位上台分享的是协议实验室Filecoin项目负责人Colin Evran,他说正在努力学中文,很开心看到中国这个大社区对协议实验室的支持。但在分享之前,他首先做了一个免责申明:

1、演讲只为教育和社区建设,不为任何个人和公司背书。
2、不建议购买任何新矿机,直到测试网上线。
3、不要购买Filecoin代币,因为现在它还不能交易。

他说,FIlecoin项目解决的问题有四个。分别是去中心化的存储,高效的存储市场,可验证且不可篡改的数据,以及数据的版本控制。它会是WEB3.0的技术设施。

我问身边人,你知道他在讲什么吗?他们无一例外的摇头表示不行。但这不重要,他们相信,自己的IPFS矿机可以在未来为他们带来巨额财富,2019年的FIL,就是2009年的BTC。

Colin Evran的开心或许是”纠结“的,做完分享的一行四人在安保人员的护送下火速离开现场,好像一场逃离。

我明白,有人耕耘技术,而有人只想炒币,但他们可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现实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还有人关心技术,不想讨论的是价格

3月,“以太坊生态——冰河时期的发展与未来”分享会在杭州举行,ICO功能被弱化、世界计算机越来越堵,2.0不断跳票、创始成员出走……几乎所有嘉宾都对以太坊忧心忡忡,我就此写了一篇文章:留给V神和以太坊的时间不多了。

我曾距离V神只有一步之遥,那是在一场小型以太坊技术研讨会上,狭小的空间里,V神靠墙而坐,面前是40余位由主办方精挑细选的提问者,更多想一睹V神”芳容“的人被挡在玻璃门外。

4岁开始玩电脑,12岁开始写游戏,21岁创造以太坊。很难相信,眼前这位会用牙齿咬开矿泉水瓶的男孩创造了一个与比特币媲美的新世界。在中国,一批行业精英不远千里而来,只想和他请教某个代码是不是合理。

V神是公链领导者里少有的坚持输出技术、经济和治理类文章的人,以太坊也是公链里少有的在开发者生态,加密资产价值及流动性,市场认知和口碑,多维度领先的项目。

V神说,技术问题大多时候都能找到解决方案,但人的问题让他很头疼,他很难让所有人都开心。让炒币者不开心,这是”以太坊类“项目最大的问题,恰恰,”V神们“偏偏不愿谈及的就是价格。

我明白,有些人擅长讲故事,拉币价,但有些人,他们更关心技术。

 

做原住民,不做那迁徙的候鸟,更不做匆匆过客

 

再过一天,巴比特就要全员出动去往海南办年会,而去年年会还历历在目。

那天,长铗上台发言,他没有讲我们2018年取得的成绩,2019年大家再接再厉,今晚则吃好喝好。他竟然像是出席活动一样,用PPT讲了巴比特的定位、性格、价值观。

他说,历史很长,未来也很长。做原住民,而非候鸟,更不是过客。
他说,在小与大之间,永远选择大。
他说,在长期与短期利益之间,永远选择长期。
他说,在简单与困难模式之间,永远选择地狱模式。

区块链世界是矛盾而复杂的,但我们始终站在趋势和科技向善这一边,不惧风雨。

巴比特资讯部有个小群,群名是”一群海盗特有才“,信奉开放、自由、冒险的海盗文化,这是巴比特的独特气质,就像我们的logo,那是一只船锚。

2020年,这是世界依然矛盾,带着理性主义,面对现实主义,我们正驶往一块新大陆。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2019,我在现场 | 理想主义向左,现实主义向右,这是矛盾的世界

Click to rate this post!
[Total: 0 Average: 0]

人已赞赏
名家说每日优选

ETHFANS 专栏|DeFi 中的流动性和银行挤兑风险,以 Compound 为例

2020-1-9 17:32:48

名家说每日优选

比特币日报讯,比特币会是比黄金更硬的资产?关于价值、稀缺性以及S2F

2020-1-9 20:54:28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我是谁,我在哪,我好南….

  2. 所有的恶,都是这个时代的恶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