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强烈给你推荐一个朋友,F小姐。


文青这个词被用烂了,可如果F小姐不是文青界的扛把子,我把小新这个名字倒过来写。


她喜欢逛博物馆、美术馆,甚至要打飞的去看展。


她有很好的审美品位,衣食住行她都有涉猎。


你以为她只能谈艺术吧,结果我跟她谈起摇滚和悬疑小说照样停不下来。


如果你生活需要一点灵感,可以看看她如何又作又快乐。如果你急需一个美学砖家来拯救生活品味,我建议你关注她。


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 永 远 别 对 生 活 冷 感 |


 长按关注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我在读书时代,反复看过好些第五、六代导演的作品,娄烨就是其中一个。那群80年代中、后期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学生之中,他是气质特别的存在。

娄烨最懂得营造都市传说,无论是北京、上海、南京、武汉、巴黎,还是《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中的广州,一旦进入他的镜头,就成了他的绝对城市……它们阴暗、潮湿、残破,有一种凋零但隽永的味道。像《风雨云》的艳芳照相馆,粉底红字的招牌,是城市旋涡里永恒不变的一部分。

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里的广州城中村,冼村

 

的确,娄烨并不是热爱叙述社会溃败的创作者,宏大的背景不过是人物的底色和养分,他永远把最多的笔墨献给了情爱,焦点不是大厦将倾,而是近乎崩溃的人性状态。他觉得“当说清楚了爱情,就说清楚了世界。”

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他镜头里的小人物大都很丧。他们的都市日益繁华,但跟他们都没多少关系。他们生存的动机,似乎只有欲望,一群在都市边缘田野游荡的孤魂野鬼。但他们的爱恨情仇永远激烈、生猛,这是他所有故事的驱动。

 

娄烨喜欢拍女人,因为他相信女性在面对环境突变,会展现更细密的情感浓度和心理变化。可来来去去地看,娄烨的女孩似乎呈现单一趣味。

她们都在爱情里却都有相似的内核,都有种近乎偏执的纯爱迷恋,和歇斯底里的逐爱姿态。那是我少年时期,最常看到的女性悲剧。

 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 周迅

娄烨拍出了我最喜欢的周迅。那些年周公子还在演稚嫩的太平公主,是他发现了她的一双眼可以表演更多复杂的成分。怎么说呢,周迅的眼神,是无畏的,随性的,那是我最喜欢的一种女孩,不太在意名利得失,在场外冷冷地看着世界,心内却还有点热乎的情感,拥有最高级的少女感。

 

我喜欢这样热烈的女孩,可我永远也不想成为她。那个女孩,把爱情当作信仰,这通常是自毁的预兆

 

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 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剧透警告!!剧透警告!!剧透警告!!)

《风雨云》里的核心女性,陈妍希扮演的连阿云,就是这样的人物。照说风尘出身的女子,应对情爱有至高的警惕至深的觉悟。可连阿云没有,在名利场里追逐所谓的爱,虚幻的、粉色的爱。

 

一如往常的夜晚,夜总会坐台小姐连阿云精装打扮,大红唇,夸张的卷发,红色指甲油,双层假睫毛,在台上唱着《一场游戏一场梦》。


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 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中的阿云(陈妍希饰)


场面是艳俗的,可连阿云不是,她有种令男人难以忘记的质感,眼神流转之间,风情辗转,声音甜糯。

她的能力就是让一类的男人丧失理智,缴械投降。从大陆来台掘金的商人姜紫成看上她,而连阿云也记住了这个为她大打出手的男人。

 

于是,她成了姜紫城的情人,也成了他的副手,在K房、酒吧、餐桌搞掂一个个手握钱权的中年男人,让他们在合同签上自己的名字。

她的男人得以飞升,而她则以姜紫成的女人兼副总裁的名字,站在他身边。

 

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 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中的阿云与姜紫成

                                               

她是爱姜紫成的,并且笃信男人哪怕再有多少个情人,始终都属于她。可梦幻的气泡被戳破了,事实摆在眼前,他更在意另一个女人,他们有小孩、有家庭,而她始终不过一个局外人,一个赚钱工具。

 

她失去理智,崩溃着威胁男人,要爆出所有贪污、贿赂、钱权交易的腌臜事。这也让她在路上碰见情敌时,毫不犹豫就上了情敌的车——她早已打算自毁,那么最好的结果,便是和情敌同归于尽。

 

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知道真相后,被推下车,崩溃的阿云

这就是阿云的悲剧性的原因,她在不可抗的强风之中,却想要追逐名利情爱、却又被钱权裹挟,飘摆、浪荡。

她不过是随时准备化作雨雾的一朵云,当她萌生了一点想改变航道的念头,更易被强风吹散。

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唐奕杰死去,联盟崩塌,紫金置业和“财富”字样也倒塌下来

 

林慧、小诺也没有得到她想要的。

林慧想要权。蛰伏在备胎男的身边,等待她的老情人回到这座城市,给她很多很多的钱。她以为她的美丽、性感、聪慧,足以控制、牵扯住两个男人,可她既无法控制野心勃勃的男人,也根本无法控制风向。欲望是猛兽,不是她所能操控的。

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 姜紫成回来了,林慧从疯人院被放出来,计程车上,一手撅着一个男人

 

小诺想要爱。可她根本无法从“乱搞男女关系”的父母那里得到多少,竟然迷恋上了同情她的办案警察。

 

娄烨电影里还有许多得不到爱的男女。发现丈夫有了小三、小四,失手杀人的女人(《浮城谜事》),求爱而不得,祈求在按摩室里找到纯爱的盲人小马(《推拿》)……

 

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 《浮城谜事》,男人与小四偷情


娄烨的男女,经常是加缪《局外人》的人物。不知道为何活着、为何恋爱、为何工作,对外部世界、变化的时间和时事冷漠,生和死也没什么不同。世界对于人来说是荒诞的、毫无意义的,而人对荒诞的世界无能为力,因此不抱任何希望,对一切事物都无动于衷,即使干了某些荒诞的事,那也是因为世界本身就荒诞。非常丧。

 

但这些男女,却超乎寻常地想要爱,仿佛这是荒诞的人世唯一值得寄托的东西。他们要猛烈的、燃烧的爱,他们相遇,对眼,拥吻,水乳交融,然后又迅速地对别的人有了欲望,撕裂,拉扯,结局要不“以死鸣爱”,要不相爱相杀。

 

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 《推拿》,在按摩室找纯爱的小马

娄烨把那些破碎的悲歌描摹得太美了,他喜欢拍美的东西,不是那种无瑕的、丰润的、饱满的美,而是残缺的、凋零的、质感的美。

他老是嫌演员们的皮肤实在太好,给他们打上雀斑、皱纹、伤疤。而这种美感在角色崩溃、心碎的时刻达到饱和,人的毁灭在他的电影里,是一种美学。小宋佳在他的镜头里有多美啊,我都差点爱上了她。

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 半夜梳妆的林慧

可现实中不是的,只相信爱情的女人,一旦破碎,会万劫不复。她们没有复古凌乱的美感,只有不断地分裂。光追逐爱是虚无的,人只有巨大的空虚。不是爱不够可靠,而是光有爱,实在无法支撑灵魂落地。

 

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 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爱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人来又人走,我们始终都得生活。说为爱奋不顾身的,大都是未成熟的孩子们,会哭喊着要自己得不到的物品。

 

大人们呢,流点泪,或许会午夜梦回,可稍微回忆两秒,又或者骂两句就算了。毕竟明天,还是要继续生活、工作、约会、看电影、读书和晒太阳。

拍了爱情,就是全部真相吗?

我对爱情之外的人欲更有兴趣,可惜娄烨没有说完。



[About Miss F ]

和你一起收集生活灵感

🎨 

我是F小姐,专栏作家

在这儿,跟你分享好物、艺术和生活之美

业余观察繁华世象

如果你对生活冷感,请到F小姐处挂号治疗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娄烨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太青春太疼痛了

原创文章,作者:酷毙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ilybtc.cn/b4e7588de9349f06a1d169cd92c1d61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