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名家说

Nervos基金会联创吕国宁:Defi尚处早期,漂亮的数据主要体现在资产端,而非用户端

Nervos基金会联创吕国宁:Defi尚处早期,漂亮的数据主要体现在资产端,而非用户端

2月24日20时,比特币日报公开课特别版「抗疫时期的区块链」第6期在比特币日报社群正式开启。本期嘉宾为Nervos基金会联合创始人吕国宁,分享主题为「面向未来的公链」。 

吕国宁在分享中表示,Defi 目前尚处于早期,漂亮的数据主要体现在资产端,而非用户端。从资产端看,目前 ETH 平台上排名第一的 DAI,占比 60%,其发型规模 116m,其中一半锁定在合约中,可流通的只有一半左右,就支撑起了 MKR 超过 6 亿美金的市值,而支撑这 6亿美金 MKR 市值的,主要是服务几万用户,通过抵押发型 DAI 的利息收入和其他一些收入来支撑的。发型在以太坊上的 USDT 目前规模超过 46 亿美金,并且作为 以太坊平台上第一大资产类型存在。

 “从传统金融角度看 MakerDAO/DAI,你可能很难理解这样规模的用户和资产发行量,为什么能支撑得起 MakerDAO 的整体市值,并且能占据 defi 整体的六成。这是不合理的,不过平心而论,不能嫌 MakerDAO/DAI 的用户少,因为整个区块链的用户数量本就不多。”

在吕国宁看来,ERC-20 USDT 最大的问题是其发行规模无法持续扩张,任何在以太坊平台上以 ERC20 代币形式发行的 Token,本质上都共享了以太坊的安全模型,即以太坊上整体生态的价值,是由以太坊原生代币 ETH 的总市值来保障的。而 ETH 总市值在 290 亿,USDT 接近 ETH 总市值的六分之一,并且 USDT 的安全还有外部依赖性,这些对 USDT 的安全稳定和长远发展都是挑战。

“我认为Defi的发展有两个契机,一方面是 stablecoin 发展规模从量变产生质变,另外一方面是 Ethereum 生态发展积累了一定量用户,并且开发环境和生态,尤其是 EVM 智能合约开发日趋完善,聚集了大量开发者探索合约的互操作性构造新形式的金融服务的尝试,让整个行业对 Defi 的潜力和未来充满想象力。”

吕国宁最后指出,由于用户端还没有起来,资产端的爆发让整个行业看到了方向,但是资产端的发展也会在将来遇到瓶颈,首先是以太坊平台上优质资产的种类和规模较少,以及整个行业最大的资产 BTC 还没有完全进入 Defi 生态,目前基于 ERC 20 发行的 WBTC,imBTC,包括刚刚发行的 HBTC 因为一开始,规模不会非常大,但是只要在这个方向上,HBTC + Defi 能产生的经济体量是可以远超以太坊的 Defi 经济体量的,所以资产端大发展需要更丰富的资产种类,并且用更合适的链来承载资产和 Defi 服务。

“Defi 是面向未来的必选项,换句话说,面向未来的公链必须在多资产存储方面能够为 Defi 发展提供必要的支持。在 Nervos 这一点非常有优势,Nervos 独有的 Cell 模型,是可以影响整个资产编程范式这个层面的东西。一方面是 Defi 的一系列创新协议和产品,受制于当前公链本身的性能,以及编程范式对资产编程和资产跨链支持孱弱,而 Nervos 的设计思想是在底层提供资产发行和安全保管,并且能非常灵活的映射到上层去高效执行业务。”

他同时表示,“另外一个点是 Nervos 在虚拟机和密码学原语方面的支持非常灵活,非常适合把包括 BTC 在内的其他任意第三方链上的资产跨到 CKB 上,并且在 CKB 上提供理想得状态验证支持,这会促进更多的资产跨到 CKB 上完成交易和业务。Nervos CKB 在 2020 年的主要布局在开发者生态和完善基础设施,随着核心团队和社区按照既定计划把 Layer 2 生态和社区完善,这些都会很快在 CKB 上运转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比特币区块链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ilybtc.cn/nervos%e5%9f%ba%e9%87%91%e4%bc%9a%e8%81%94%e5%88%9b%e5%90%95%e5%9b%bd%e5%ae%81%ef%bc%9adefi%e5%b0%9a%e5%a4%84%e6%97%a9%e6%9c%9f%ef%bc%8c%e6%bc%82%e4%ba%ae%e7%9a%84%e6%95%b0%e6%8d%ae%e4%b8%bb%e8%a6%8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